您的位置:首页 >时代先锋>详细内容

支书故事 | 明远旺:“最后一公里”通到我家

来源:会同新闻网 作者:朱毅 发布时间:2017-08-20 浏览次数: 【字体:

明远旺工作近照


“近几年来,我们村变化挺大的,到处都在修路,唯有明书记家那段路还没有动静,可能成为我们村进户道路的‘最后一公里’了”,会同县蒲稳侗族苗族乡大罗田村村干部杨华光说到村里近几年的变化,感叹不已,说起老伙计明远旺的故事,他更是感慨万千……


 

每天,明远旺都要走15里山路去村部


等村里所有路都修好了,就修我们那边的路……


明远旺,出生于1957年,1994年入党,1981年开始,他从担任大队食堂会计到村支委,再担任村长,现任职大罗田村党支部书记。

30多年的村干部任职经历,20多年的党龄,让明远旺对这片大山饱含深情。大罗村在八仙山西北面,从集镇到村里有20里村道,又窄又陡,弯又多。从大罗田村部到明远旺家中,却还有15里山路。大罗村给人的印象就是山多,山中没有条像样的路。


“要想富,先修路,我们村位置地处偏远,村民呈三角形散居,到集镇路途遥远,相当闭塞。”2001年,明远旺高票当选(原)岩寨村村主任,上任第一件事就是拉通漠滨洞头塘村至岩寨村部、原朗江彭冲村至岩寨烂泥冲村两条路。


当年大家修路的场景,明远旺记忆犹新。没有挖机、汽车等工程机械,明远旺带领100余村民义务出工,手挖肩扛,遇山开山、遇水架桥,工程进度缓慢,两条路共8公里,他们断断续续地花了10年。听说扶贫项目进村,这两条路有望硬化,明远旺百感交集:“在这轮扶贫攻坚中,我们村21个组的组级公路都修通了,正在进行道路硬化,那两条路也纳入了项目笼子,那是洒下我10年的汗水与泪水的路……”

关于修路,明远旺没少被组上的叔侄邻居埋怨,有些人还说,明远旺只是其他组的书记,不是自己组上的人。原来,在修建原岩寨1至6组道路时,由于资金有限,明远旺在村支两委会上主动提议,先修1至4组的道路。至今,他所在的5、6组还是土沙路。


“有时候听到亲友的嘲讽,我心里也不好受,但既然当了村干部,宁可苦了自己身边的人,也不能辜负村民的信任。等村里所有路都修好了,就修我们那边的路……”因为不会骑摩托车,明远旺每天去村部办公,都要步行50分钟左右。他还经常带着一把柴刀,沿途一边清砍山道上的杂草树丛,一边欣赏新垦的茶园。


 

对这片大山,明远旺饱含深情


先砍我家的油茶树


“我们是个‘空壳村’,村上一分钱都没有,想干点什么都干不成。”明远旺还有一件最想办的事,就是把村里集体经济发展起来。


“我们村去年成立了大罗田村茶叶种植合作社,现已经开辟500多亩茶山,通过入股、土地流转、劳务雇佣等形式,让村里所有贫困户都受益。”提起合作社,明远旺有说不完的话。


“当时很多村民都在观望,要将原有的油茶树砍掉种上茶叶,很多人都不放心。”大罗田村妇女主任林富花介绍,为了消除村民顾虑,带动他们的积极性,明远旺带领村干部多次上门做工作,还率先将自家10多亩油茶树砍清。有了榜样的力量,大罗田村村民也纷纷清理山地,茶叶合作社一片繁忙景象。


“我们村以委托帮扶模式新建茶园500亩,预计3年后可产茶创收,解决村集体经济收入难题。目前,在茶场务工的贫困户就有110多人,今年4至6月,他们最多的一户可以拿到5000多元。”该村扶贫队长唐韬介绍说,去年茶场的务工费已结清,今年的务工费正在申请发放。


 

父亲去世时,明远旺还在办公室忙着

他说最对不起的是老父亲


说到家里,明远旺话语稍停,用手捂着脸,压抑着情绪,眼睛泛红,他说最对不起的是老父亲……


每天早上6点,明远旺起床后,就开始给瘫痪在床的父亲洗澡,换衣服,按摩身体,喂饭,一直忙到8点左右,匆忙吃过早饭又步行去村部办公。


“8月13号,我见父亲的状态不太好,所以打算去村部请假,回家好好照顾老爷子几天。但一到村部就忙起来了,整理资料,处理村民来访,查看建设工地……一直忙到下午2点,突然接到电话,说父亲去世了……这是我最遗憾的事情,老爷子临终前,我没陪在他身边……”说到这里,明远旺低下头,话语哽咽,眼中泛着泪光。


他告诉记者,他再次当选合并村支部书记时,久病在床的父亲格外高兴,叮嘱他:“既然——群众选你——要你继续搞下去,那你就——一定要搞好!”

 

【打印正文】